在传统照明行业,佛山照明的渠道优势和品牌优势很强大,但是转型LED行业之后,品牌的优势能否发挥作用,还有待观察。

夜幕将至,华灯初上,蓝红黄白,节能靓景。这是海南陵水县城区新安装的IET-LED混光高效节能灯显现的亮化效果。

2015年LED产品价格不断下降,技术创新成为提升产品性能、降低成本和优化供应链的一大利器。在终端价格压力和利润持续收缩下,市场倒逼LED企业技术升级,也进一步推动了新技术应用普及速度。

照明行业的老大哥佛山电器照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佛山照明)2015年出现了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降的境况。

按照陵水县采用合同能源管理模式对全县进行绿色照明(公用)节能改造实施方案要求,2月底,开始对县城区的公用路灯实施节能改造工程,对原有路段安装的高压钠灯进行改造。于4月底完成对县城各路段路灯的替换安装IET-LED混光高效节能灯计1602盏,安装工作基本覆盖县城大街小巷。改造后公用路灯实际功率额减221千瓦,预计节电率可达52.78%。为实现我县建设绿色照明示范县,全面完成省政府下达的各项节能减排指标任务奠定坚实的基础。

淘汰赛:行业趋向成熟

佛山照明近期发表的2015年财报显示,公司当年营业收入下滑6.2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滑79.93%。

对我县公用照明推行合同管理模式是贯彻落实国家部委、省、县关于加快推行合同能源管理促进节能服务产业发展意见的通知精神,是建设节约型社会,大力推行绿色照明改造,实现低碳经济,推动陵水各项事业又好又快发展的总体工作部署。

1993年中村修二博士发明第一颗商业化蓝光LED之后,LED开始进入全彩时代,但是当时的LED价格高,亮度低,应用有限。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LED行业在经历了倒装技术与正装技术的竞争、LED重心由台湾慢慢向中国大陆的转移,时至今日,众多国际LED
企业已在中国建立生产基地,尤其在LED封装领域,中国已然成为规模最大的市场。

佛山照明解释称,影响公司净利润变动的主要原因有三个:公司因虚假陈述需向投资者赔偿上亿元;需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公司产品销售价格下降,导致毛利率下降,利润减少。

下一步将逐步对城市剩余路段和新建路段以及乡镇公用路灯推行合同能源管理模式。努力做好路灯管护和亮化提升工作,不断挖掘节能潜力,不断提高绿色照明技术水平、管理水平及能源利用效率水平,使陵水在十二五期间公用照明路灯节能率达52%以上,完成十二五节能减排指标,实现建设绿色照明示范县。

根据生产流程,LED产业链分为上游外延片生长、中游芯片制造、下游芯片封装及应用。

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投资者索赔,无疑是自2013年以来笼罩在佛山照明头上的一片阴影。根据佛山照明的公告,2013年9月至2015年10月,共2755名原告以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为由,分别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索赔。

随着LED 技术不断进步以及下游应用领域逐渐扩大,特别是LED
照明市场的快速发展,整个LED
行业在过去数年一直呈现快速增长势头。2015年,全球LED封装行业市场规模达到1121亿元,同比增长7.4%。国内LED
封装产业在下游广阔的应用市场等因素带动下规模不断扩大,2015年,中国LED封装行业市场规模达到642亿元(包含进口封装器件及国际企业在国内的生产销售),同比增长13%。

2015年,随着大量案件的结案,虚假陈述带来的历史遗留问题逐渐解决。

技术上,内资封装企业在与各类外资封装企业竞争过程中技术不断成熟。目前国内企业主要集中在中低端封装领域,大部分LED封装企业在技术方面已经没有多少差别,所不同的只是企业的产能规模,产品批次之间的一致性以及产品可靠性方面的差异。部分成熟企业在高端领域封装技术也有了较大突破。随着工艺技术的不断完善和积累,国内LED封装企业在高端封装领域的市场份额逐步提高,竞争实力不断增强。

2014年11月至2015年12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上述案件作出判决,要求本公司向上述原告赔偿共计人民币18273.65万元及港币735.82万元,并承担诉讼费323.32万元,目前,除了还有31名原告在上诉外,判决已全部生效。佛山照明公告称。

因为产品同质化严重、竞争加剧,使得规模化已经成了众多封装大厂的不二之选。有研究机构称中国LED封装行业已进入竞争淘汰期,并购潮倒闭潮将陆续到来。2014年以来封装企业尤其是上市公司加快了扩产和并购的步伐。国内不少一线封装企业试图通过重组,实现规模化,再以规模化为优先,逐步拉近与国际大厂的技术和品质的差距。金沙江对lumileds的成功收购、鸿利光电对互联网和车联网的产业延伸、瑞丰光电同向产业的整合、国星光电芯片端的延伸及控制人的变化,再加上封装大厂木林森、鸿利光电以及兆驰股份的扩产计划等等无不让这场淘汰赛深入深化。

4月7日,佛山照明又公告称,2016年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777万元,比上年同期9948万元增长8.34%。

2016年,LED照明产业和LED封装行业将继续处于行业洗牌期。同时中国十二五计划已经告一段落,十三五规划不再投入LED行业补贴,少了政府的支持,LED的淘汰赛必然会加剧。由分散趋于集中,正所谓大者恒大,剩下来的必定是实力强大雄厚,具备技术、管理、资本、人才等综合性优势的企业,这是一个行业趋向成熟的标志。

在2015年大股东换人、高管换血,以及整个LED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背景下,一季度利润的增长是否意味着佛山照明从此将摆脱了利润下滑的阴霾?

困局:增量不增利

利润下跌背后的价格战

随着上游产能的不断释放,同时全球经济的不景气导致LED应用市场需求大幅放缓,从而使得供过于求的封装市场开启前所未有的价格战,LED封装行业竞争加剧,价格战已成市场常态。据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中国LED主流封装器件价格腰斩,下滑幅度达50%。虽然销售数量比2014年增加很多,但是利润反而减少。数据显示,作为国内LED封装行业当之无愧的老大,木林森在2015年1-6月共实现营业收入20.01亿元,同比增长11.17%;实现营业利润2.72亿元,同比下滑7.67%;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2.32亿元,同比下滑7.58%,公司业绩已然下滑。

佛山照明的公告显示,公司2015年的净利润为53405593.12元,这一数值即便是加上虚假陈述案的赔偿金额,也仍然低于该公司2014年的净利润266125048.97元。

激烈的竞争及受到大厂持续扩张的压力,2015年,超过五分之一的封装厂选择退出或变相退出。LED封装市场已陷入增量不增利的局面。毫无疑问,封装企业亟需转型升级优化其盈利结构,打破价格战的困局。

某LED行业研究机构中国区首席分析师王飞对法治周末分析称,佛山照明在2015年利润下跌更大程度上是其经营策略的一种表现。

12>

王飞提及的经营策略,是指佛山照明在2014年起进行的价格战。

突围:海兹定律的曙光

资料显示,2014年,佛山照明加快转型LED的步伐,该公司此前是生产传统照明用具(如白炽灯)的龙头企业。2014年年初,佛山照明主打低端市场的LED球泡灯杀入市场,价格调整到每只3元,这一做法使得佛山照明被一些媒体冠以价格屠夫的称号。

相信电子或半导体领域的人都知道摩尔定律:集成电路芯片上所集成的电路的数目,每隔18个月就翻一倍,微处理器的性能每隔18个月提高一倍,或价格下降一半。在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精准预测后,这个定律终于在2010年20纳米制程之后开始欲振乏力了,摩尔定律遭遇了一个严酷的考验,关键时刻,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杰出讲座教授胡正明教授成为半导体行业的救星,他发明了一种FinFET技术,可以将半导体制程线宽缩小到10纳米到12纳米的制程,这个技术不但延长了摩尔定律,也让我们在这个电子资讯时代生活更快捷更便利。

2014年同期,有照明业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同类其他牌子的产品要比佛山照明的价格高50%。

而在LED领域,同样有一个著名的海兹定律:LED的价格每10年将为原来的1/10,输出流明则增加20倍。欧美日韩台湾以技术进步来遵循海兹定律,中国大陆以成本降低来贡献,但是自2014年科锐宣布303流明瓦的技术发布之后,欧美日韩台湾企业就很少有声音了。中国大陆仍在以牺牲利润、性能和寿命非理性杀价竞争来坚守海兹定律。

2014年,佛山照明发动价格战时,其他企业大都未随之调整价格。佛山照明靠着低价策略,迅速抢滩市场,销量和业绩大幅上升。王飞说。

在终端价格压力和利润持续收缩下,市场必然要倒逼LED企业技术升级,技术创新始终是企业提升产品性能、降低成本和优化供应链的一大利器。那么,2016年及未来数年内,哪些技术将最有可能扛起延续海兹定律的使命呢?

佛山照明2014的年报也显示,公司的LED销售收入从2013年的2.77亿元递增到2014年的9.26亿元,增长幅度高达233.99%,顺利完成从传统照明到LED的转型。

倒装LED技术

2015年,越来越多的的企业加入到价格战当中,佛山照明的这一策略对销量上升的刺激就不明显了。加上2015年,整个行业呈现出产能过剩较严重的态势,所以对于佛山照明而言,价格下跌带来了毛利率的下降,对于利润的负面影响也就表现了出来。王飞说。

倒装LED凭借高密度、高电流的优势,近两年成为LED芯片企业研究的热点和LED行业发展的主流方向,普瑞光电、德豪润达、晶元光电、晶科电子等企业纷纷投入重金研究。相较正装,倒装LED免去了打金线的环节,可将死灯概率降低90%以上,保证了产品的稳定性,优化了产品的散热能力。同时,它还能在更小的芯片面积上耐受更大的电流驱动、获得更高光通量及薄型化等特性,是照明和背光应用中超电流驱动的最佳解决方案。从光源体积更小、光效更高的角度来看,倒装LED无疑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据记者了解,飞利浦、欧普照明、木林森等企业都在2015年加入了价格战的行列。

目前,倒装芯片技术已经相对成熟,光效持续提升,已经进入起量阶段。作为国内芯片领域龙头之一的华灿光电凭借多年的倒装研发经验,目前已推出倒装燿系列白光LED芯片,通过技术优化提升了光效及可靠性,同时实现芯片级荧光涂覆,便于直接在COB上应用。

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贺在华也对法治周末记者分析称,行业内激烈的价格战导致很多大企业都毫无利润可言,中小企业更是处境艰难,容易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困局,有很多企业甚至已经存在危机、面临倒闭境地。

据悉,华灿光电已实现中大功率倒装LED芯片的产业化。2015年最火热的LED技术当属CSP芯片级封装了,CSP封装是基于倒装技术而存在的,倒装芯片+芯片级封装是一个完美组合。CSP因承载着业界对封装小型化的要求和性价比提升的期望而备受关注。

2016年佛山照明是否还会坚持价格战的战略?就此问题,记者试图联系佛山照明董秘林奕辉,但截至发稿前,对方并未回复。

目前,CSP正逐渐被应用于手机闪光灯、显示器背光等领域。CSP要广泛应用于照明领域,还面临着技术和性价比两大挑战。现阶段国内CSP芯片级封装还处在研究开发期,将沿着提高性价比的轨迹发展。

贺在华认为,2016年整个LED行业的价格战或将继续,因为行业产能过剩,企业不得不继续进行价格战。

随着CSP产品规模效应不断释放,性价比将进一步提高,未来一两年会有越来越多的照明客户接受CSP产品。2016年,与CSP相配合的各类材料、配件等都将大量出现。

针对佛山照明在2016年的利润增长情况,记者也试图采访林奕辉,询问这种增长的原因以及公司对2016年的业绩和利润情况的规划,对方亦未回复。

光电引擎

12>

产业链各端之间的跨界亦是如今封装企业的又一趋势,光电引擎即是LED封装向电源的跨界。光电
引擎在早期亦被热炒为去电源化,即为将电源内置,减少电解电容、变压器等部分器件,将驱动
电路与LED灯珠共用一个基板,实现驱动与LED光源的高度集成,因此所谓去电源化其实是一个
伪命题。

价格战下的质量之忧

与传统LED相比,光电引擎更简单,更易于自动化与批量化生产;同时,可以缩小体积,可减少灯
具驱动成本20%-30%,有效避免因驱动电源的造成LED灯的损坏。光电引擎的低成本优势促使其
迅速发展,现在约占LED照明市场10%的份额,主要集中应用在以洗墙灯为代表的对光品质要求不
高的场所。

与价格战相伴的是,2015年,佛山照明的产品两次登上质量黑榜。

时至今日,国内做光引擎的企业不在少数,包括鸿利光电、晶科电子、中昊光电、新力光源、斯迈
得、美亚光电、光脉电子、立洋光电等都有涉及。虽然尚有电压波动和散热问题待解决,但光电引
擎将成为未来趋势毋庸置疑。

2015年5月,广东省质监局在抽查中发现,佛山照明的一款LED支架灯结构不合格。

LED产业链正朝着集成化方向发展,从长远来看,未来如果我们能够让光电引擎集成更多的系统
化信息,包括智能、感应、调光调色等功能,实现技术新跨越,光电引擎将有较大的市场发展空
间。

2015年11月,国家工商总局发布辽宁等四省(区)2015年第三季度的LED节能灯抽检情况。其中,标称商标为FSL、标称生产企业为佛山电器照明股份有限公司的LED节能灯被检测出不合格,不合格项目为标志。

在最近的2016年2月22日,广东省质监局又公布了2015年13种产品质量专项监督抽查质量状况公告,公告称标称生产企业为佛山电器照明股份有限公司的一款LED支架灯不合格,不合格项目为结构。

价格下降的同时能否保证质量不下降,也是很多消费者关注度问题,而在同行都在频繁降价的情况下,质量无疑是消费者在不同产品中进行选择的重要考量因素。

针对质量问题,林奕辉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出现质量问题的是少数小类型的产品,不是主导产品,不影响公司的业绩,而且目前已经整改好。

高管大量离职的挑战

2015年,佛山照明不仅遭遇了营收和净利润双降,整个公司的高管也大量换血。

2015年12月10日,佛山照明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5年12月9日收到11名高管的辞职报告,包括董事长潘杰、副董事长刘醒明、董事吴胜波、董事维安纳.霍夫曼、董事叶再有、董事杨建虎、独立董事刘振平、独立董事窦林平、独立董事薛义忠,监事庄儒嘉、张颖启。

高管的大量离职发生在佛山照明控股股东发生变化之后。

2015年9月9日,佛山照明公告称,公司当时的第一大股东欧司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司朗控股)的控股股东德国欧司朗公司与广东省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子集团)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德国欧司朗公司将欧司朗控股100%股权转让给电子集团。

资料显示,电子集团是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广晟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后者是广东省国资委下属的国有独资企业,广晟公司还是另外一家LED公司国星光电(002449,股吧)的实际控制人。

资料显示,佛山照明当前的8名董事会成员中,董事长何勇以及董事刘韧、程科、黄志勇都是广晟系的,刚刚辞职的董事陈炳辉也是电子集团的副总。

记者亦试图向佛山照明董秘林奕辉就如下问题进行采访:为何会出现高管的大量离职?高管的更替对于佛山照明在2016年乃至更远的发展影响是怎样的?

但截至发稿前,仍未得到回复。

当广晟系掌控了佛山照明的董事会之后,能否把佛山照明引向一条盈利性更强的路?

王飞认为,大股东更换之后,管理风格变化和管理层变动很正常,但是作为投资者和作为经营者的概念是不同的,广晟系的主业在传统行业,其入主佛山照明之后,思维方式能否适应LED行业的要求,还存在一定变数。

而高管换血后,对佛山照明的益处可能在于,广晟公司可以整合国星光电和佛山照明之间的资源。王飞说。

转型LED后如何延续传统优势

王飞认为,佛山照明当前面临的另外一个窘境是,虽然其是照明行业的老兵,但确是LED行业的新人。

佛山照明转型后所在的细分领域为LED替换式光源领域,这个市场高度标准化,一个企业所谓在设计等方面的创新很容易被其他企业复制,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产品很难做有效的区隔;而且这一领域爆发式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加之该领域市场门槛较低,佛山照明转型LED之后,能否继续做行业大哥也非定数。王飞说。

王飞分析道,在传统照明行业,佛山照明的渠道优势和品牌优势很强大,但是转型LED行业之后,品牌的优势能否发挥作用,还有待观察,这就像在传统手机品牌领域,诺基亚是老大哥,但是在智能手机领域,即便是诺基亚转型,其品牌优势也不如苹果公司。

渠道优势的道理也是一样。佛山照明的渠道主要布局在五金店、灯具城等,这些渠道都是传统渠道,经销商原来也大都是卖传统照明产品的,经销商再次培育也需要一定时间。王飞补充说。

记者在发给佛山照明董秘林奕辉的邮件中也问及,佛山照明所在细分领域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公司转型LED后,与同行其他企业相比,自身的优势主要在哪儿?但截至发稿前,对方尚未回复。

王飞则称,整个行业在洗牌当中,随着竞争的加剧,很多中小企业会消失,如果佛山照明能够在未来保持渠道的畅通,进行良好的经销商培育,前期价格战过程中进行的投资就会得到回报,其才有可能再次获得以往的江湖地位。

网站地图xml地图